推广 热搜:

“我看见她的那晚,不是梦!不是梦!她真的死了!”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浏览:8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客栈人多眼杂,虽然请店家专门将载着礼品和阿锐的马车停入库房之中,杨岳还是不甚放心,用过饭后便匆匆赶到库房,寻思着他若还是昏
 客栈人多眼杂,虽然请店家专门将载着礼品和阿锐的马车停入库房之中,杨岳还是不甚放心,用过饭后便匆匆赶到库房,寻思着他若还是昏迷就将他偷偷背上楼去,让陆大人请个大夫来看看才行。()

    当他掀开车帘,再挪开特地遮挡住阿锐的几个礼品盒子,看见阿锐时——他的双目已经睁开,定定地盯着马车顶棚,一眨不眨。

    “你醒了!”杨岳喜 2000 。

    听见他的声音,过来好一会儿,阿锐才缓缓把目光挪到他脸上,望了片刻,然后冷笑一声。他面上的伤尚还结疤,一笑,疤痕牵扯着面皮,愈发显得怪异之极。

    杨岳倒不在意,安慰他道:“你身上的伤基本都已愈合,只怕你现下觉得痒得很,不过不用担心,再忍耐几日,待痂都掉了就没事了。”

    “你……”阿锐干涩艰难地发声。

    见状,杨岳忙先将他扶起,喂了些清水让他喝下。

    尽管嗓子润泽过,阿锐目光中的冷嘲却丝毫未减,看着杨岳道:“你,救我?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    杨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。

    “那夜,巷子里的事,你莫非都忘了?”阿锐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   杨岳脸色大变:“你在说什么,什么巷子?什么事情?……”

    “难不成你都忘了,翟兰叶,爱别离,你都不记得?”

    面上血色褪尽,杨岳双目直勾勾地盯着他,不可置信地缓缓问道:“你是说,那不是一场梦?是真的?”

    阿锐大笑,面上疤痕扭曲狰狞:“当然不是梦,那是我费劲安排的,就是为了让你看见翟兰叶死在‘爱别离’怀中,你怎么会以为它是梦!”

    “她死了?!”杨岳一时觉得连气都喘不上来,“她真的死了?那不是梦?”

    这下子,轮到阿锐微微愣住,从陆绎找到翟兰叶的金饰起,他就以为自己杀翟兰叶一事已经败露,没想到杨岳竟然完全不知情。

    “她怎么死的?是谁杀了她?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?!”杨岳神态间已显出癫狂之态,也不再管阿锐是不是伤者,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领,力道之大,差点让他窒息。

    见他喘气艰难,连话都说不出来,杨岳才略松开少许,凶狠道:“快说!你快说!”

    阿锐冷笑道:“真正的凶手是你自己!”

    话音刚落,杨岳就重重地给他当头一拳,打得阿锐头晕眼黑,面上数道伤痕迸裂开来,鲜血渗出,甚是可怖。

    “说!到底是谁!”杨岳怒吼道。

    “呵呵……若非你执意将她送走,她也不至于会死。”阿锐抿了抿嘴角的血,冷笑道,“她是谁的人你都没弄清楚,就敢把她送走。”

    “她是谁的人?!说!”

    阿锐嘿嘿笑着,却又闭口不语。

    胸中满涨着怒气,杨岳又“砰砰”给他两拳:“说!她是谁的人?到底是谁杀了她?!”

    “你何必如此,其实她也没受什么苦,”阿锐已满脸是血,笑着,缓缓伸出自己的手,作势在咽喉处一掐,“女人家的喉骨很脆弱,轻轻一捏,就碎了。”

    “是你杀了她!”

    杨岳连想都不用想,双目充血,两手掐在他的脖子上,死死的,用尽全身力道地掐下去……

    “大杨!”今夏不知何时冲进马车内,一记手刃斩在他手臂的麻筋之上,迫他松开手,“你疯了吗!莫忘了你是捕快,怎可任意杀人!”

    从杨岳手中脱身的阿锐软绵绵地倒在一旁,不受控制地连连咳嗽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   “他杀了翟姑娘!他杀了她!”杨岳如受伤野兽般嘶吼着,“我看见她的那晚,不是梦!不是梦!她真的死了!”

    终于,他还是知道了!今夏怔在当地,不知该如何安慰他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    她的神情落在杨岳眼中,他顿时明白了:“你,早就知晓了!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 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