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天下只要不下刀子,就已经是老天眷顾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浏览:8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天下掉馅饼这种事情,今夏向来是不太敢去想的,她向来觉得,天下只要不下刀子,就已经是老天眷顾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所以她
 天下掉馅饼这种事情,今夏向来是不太敢去想的,她向来觉得,天下只要不下刀子,就已经是老天眷顾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

    所以她洗完6绎的衣衫,被刘相左差遣往衙门时,脑子并未想太多。

    扬州衙门的人告诉她,近日在户籍调查中,发现有一无名氏在城北租了一间闲置半年的空房,据相貌描述与周显已很是相像。介于此案由六扇门负责,所以把空房地址给她,让她去查找线索。

    于是今夏去了。

    一间平常无奇的民房,她走进小院,空荡荡的;走进堂屋,空荡荡的;再走进里屋,空荡荡的,只有一张架子床,床幔低垂。

    此前办案无数,掀开床幔的时候,今夏已经做好看见尸首的准备,可惜没有尸首,而是八口檀木箱子。

    箱子上不仅有锁,还有官府的封条。

    隐隐意识到了什么,今夏揭开封条,用随身的小三件儿开了锁,掀开箱盖——满目白银,一锭一锭,密密挤挤地挨着,她取一锭出去,看银锭底部,铸造纹样清晰在目,正是丢失那批修河款。

    来到扬州数十日,始终没有半点线索,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。今夏深吸口气,缓缓盖上箱盖,开始环顾这屋子。

    不留心便罢了,留心之后,她的眉头越皱越紧,最后她照原样归置好箱子和床幔,默默退了出去,在扬州城的街道上似漫无目的地逛了逛,最后回到官驿。

    6绎刚回到官驿,便看见今夏抱膝坐在石阶上面带忧色怔怔出神,对自己的脚步声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“洗几件衣衫而已,不用这么委屈吧?”他笑问道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声音,今夏才猛然回过神来,自石阶上跳起来,急道:“大人,你回来了!我有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”虽已在6绎的小院之中,今夏还是觉得不妥,“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6绎倒无芥蒂,便随着她进屋内,看着她紧张地关门关窗,不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今夏仰头看梁上,低头又去检查床底,确认四下无人,却仍是忐忑不安:“这样说话,会不会被人听了去?”

    6绎想了片刻,指了指自己的床,诚恳道:“可以钻被子里说。”

    今夏望了眼床,默了默,拖了他在桌边坐下,附到他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说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银子找着了,好事呀。”6绎不惊不乍,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今夏疑惑地端详他神情,片刻之后,复附到他耳边,如此如此这般又说一通。

    “嗯 2000 箱子锁得好好的,封条也在。”6绎边听她说,边点着头,“屋子被人打扫过,不超过一日光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今夏紧皱眉头看着他,下定决心般,附到在他耳边把最后一句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以为6绎会吃惊,至少应该微微惊诧,但他却异常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他的声音很轻柔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!”今夏不解,眉间颦起,仔细思量着,“我知道此事与严世蕃有关,也许是他派人将银子藏起来,但我没想到这些银子压根就在钱库之中,这银子根本没丢!你知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从扬州知府到管银库的吏司,再到扬州衙门、提刑按察使司……”6绎顿了下,依旧很平静,“他们都知道银子没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联手做的这个局。”

    今夏胸膛起伏不定,愤慨不已。她知道严嵩权倾朝野,但时至当下,她才清清楚楚地体验到权倾朝野四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今日,银子为何突然冒出来了?

    她低头看向6绎,想起他在船上所说的话,骤然之间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说,那个人想把他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手心上写“示弱”。

    今夏缓缓在6绎面前蹲下来,想到他不得不在严世蕃面前卑躬屈膝,这比让她自己卑躬屈膝还要难受得过。她抬眼望着他:“所以,在船上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……”6绎淡淡道,“我还把仇鸾的那套生辰纲送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官场上的事儿,今夏似懂非懂:“那倒是,嗯,物尽其用……所以,这案子就算结了?”

    6绎微微一笑:“结了。”

    一种巨大而无人的沮丧感笼罩着今夏,她低低道:“我还从来没办过这样的案子,爱别离上那几具女尸,就这样白白死了,连个名字都没有,也没有人来寻她们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 
0